雅庫小說網 > 神話版三國 > 第兩千兩百三十四章 轅門射……

第兩千兩百三十四章 轅門射……

【還真是和丹陽的十石強弓一個級別的威力。】高順看了一眼小圓盾上的劃痕,陷陣哪怕是不加持軍魂也是最強的軍團之一,這種在正常軍團看來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他們能輕易的完成。

在最大威力的箭矢近乎未造成真正有效的殺傷之后,菲利波徹底明白自己的手段對于陷陣只能起阻礙作用,對方強的已經不僅僅是軍魂效果了,其本身的硬素質就非常的可怕。

眼見著狼騎的箭雨襲來,菲利波憤怒之余,更是有些煩躁,而就在這個時候混亂的蠻軍本陣之中爆發出了璀璨,甚至堪稱刺眼的光輝,那是第五云雀的鷹徽,全力全開的鷹徽,完全不符合第五云雀風格的鷹徽,一個只要開啟就會暴露自身的鷹徽!

“該死!”貝尼托靠著神速和隱身避開李條率領的白馬的追襲之后,還不等他和賈科莫匯合,混亂的蠻軍之中就爆發出來了這樣的光輝,當時貝尼托就炸了。

和尤利烏斯家族有著非常深淵源的貝尼托,非常清楚第五鷹旗是什么情況,那桿鷹旗正常使用還罷了,全開之后,在第一時間就會爆發出堪比太陽一般的璀璨光輝,這種程度的光輝甚至連第五云雀都無法解決,以至于會出現一種奇葩情況。

那就是第五云雀軍團無有任何保留的開啟第五支鷹旗的時候,他們最引以為傲的力量就會被自身的鷹旗破壞,那強烈的光芒會將第五云雀直接從隱身狀態下照射出來。

“不管了,殺!”帕爾米羅這個時候也沒有太多的選擇了,不使用鷹旗用不了多久就被逼出來,而使用鷹旗瞬間暴露,但是至少還有主動權,因而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帕爾米羅寧可賭一把,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上可能還能更好一些。

“抓到你們了!”李傕的面上甚至出現了扭曲,一槍掃開擋在自己面前的蠻軍,憤怒的朝著第五云雀殺去。

“想滅了我們?”帕爾米羅悶哼一聲,不再多說,直接朝著正面突刺而去,他們可從來沒說過他們自己作戰弱小。

強烈的輝光之下,第五云雀徹底失去了對于光與影的控制,原本隨時可能偏折自身位置的他們,在這個時候只能冷漠的提著羅馬長劍往前沖鋒,不過相較于曾經,他們的動作變得更靈活,速度也變得更快,反應各方面也都有了進步。

這便是羅馬第五支鷹旗的效果,加深,加深擁有該鷹旗軍團的每一項能力,讓其更深入的把控自己的每一份力量,這是一桿不開到極限沒什么影響,開到極限,云雀就會失去精銳天賦,獲得和頂級雙天賦正面作戰能力的鷹旗。

這是當年凱撒選出來的鷹旗,也正是因此,明知道這鷹旗會廢掉自身光與影方面的力量,第五云雀至今為止兩百年間也未曾想過舍棄這一桿鷹旗。

【這桿鷹旗大概是凱撒對于我等后輩的磨練。】所有在近三十年接過這桿鷹旗的軍團長盡皆是這么思考著,至于放棄,沒人會放棄自己的榮耀,哪怕羅馬還有其他的鷹旗,第五云雀也未曾想過交換。

右手的羅馬長劍平揮格擋開西涼鐵騎的長槍,反身上撩的同時,身后戰友自然的配合,讓三把羅馬長劍同時斬向了西涼鐵騎的士卒。

那一瞬間火花迸濺,極限的防御硬頂住了三柄幾乎不分前后的攻擊,鎧甲撕裂,肋間滲出點點血滴,但是鐵騎的士卒毫無懼色的持槍橫掃,將面前兩個云雀士卒掃飛了出去,而緊接著一旁的鐵騎士卒順手將兩個倒飛出去根本無力招架攻擊的云雀士卒擊殺。

感受著手部的麻木,帕爾米羅嘴角泛苦,果然那怕是擁有了最頂尖雙天賦軍團的素質,面對西涼鐵騎這種違規兵種也很難沖出去,不過山不過來,我過去,翻過也對!

【該死,那怕是這樣也只吸引了那么一個純白軍團過來,難道我們這次真要折損一兩個軍團在這里?】帕爾米羅用劍架住西涼鐵騎的攻擊,心中煩躁的想到,他已經看到朝著第四軍團涌過去的漢軍。

說實話,相比于自身,還有十四軍團,帕爾米羅現在最擔心的第四軍團,因為他和貝尼托兩人的軍團有的是辦法逃走。

別看現在好像是被逼無奈全力開啟鷹旗以精銳戰士的姿態和鐵騎廝殺,而且還很傻很天真的落入了下風,實際上帕爾米羅根本不擔心自己的問題,鷹旗開了可以關啊。

第五云雀這種和漢軍強沖硬干的方式,以正常騎兵的做法肯定是鑿穿羅馬正面硬剛的步兵,然后穿插切割,快速的將之反包圍打潰。

鐵騎在第五云雀正面強沖的瞬間,就展現出了這一騎兵本能,然而第五云雀的定位是刺客啊。

哪怕現在已經擁有了雙天賦頂尖的戰斗素質,可是在平原上以戰士的方式在作戰,被鐵騎打穿那幾乎是必然情況,準確地說道,面對當前的鐵騎,任何軍團被打穿都是很正常的情況。

可問題是正常步兵被打穿了,就會崩潰,而第五云雀被打穿了就相當于斷尾求生,直接滲透出去了,到時候關了鷹旗,一個光影操作,直接就跑路了。

同樣現在尚且還沒陷入本陣,還在外圍靠著各種能力惡心魏延的十四軍團那就更不用說了,只要貝尼托不出現在諸葛亮面前,沒吃到腦殘片,那么十四組合軍團最多傷而不死。

可以說這也是周瑜天賦最大的弊端,以前在中原的時候,周瑜這些擁有范圍類型精神天賦的家伙,并不需要看到人,只需要感覺到軍團天賦和精神天賦,或者內氣離體的高手,然后將自己的天賦丟上去就可以了。

而面對羅馬,羅馬軍團長并沒有精神天賦和軍團天賦,要使用周瑜的精神天賦,那就只能指定人,或者指定范圍了。

雖說諸葛亮的精神量現在比周瑜更強了,但要說一口氣給幾百人使用天賦的話,諸葛亮也是完全無法做到的,這也是為什么,直到現在諸葛亮都沒使用周瑜精神天賦的重要原因。

不過隨著菲利波一波箭雨射殺狼騎和白馬之后,諸葛亮當即不再有任何的猶豫,就算是拼著重創,拼著這波打完直接回國,這次也要讓你們羅馬軍團不能好過。

當即諸葛亮給那幾個內氣離體,還有已經確定了的兩個軍團長一人丟了一個精神天賦,至于貝尼托和帕爾米羅,兩個家伙的穿著和普通士卒一模一樣,加之又有光影操作,一直隱于光影之中,找不到兩人的諸葛亮也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

“不管了,先拉住西涼鐵騎,減少一下第四軍團的壓力,我已經滲透出來了,要跑隨時都能跑……”帕爾米羅看著被西涼鐵騎打的七零八落,剩下也就不到兩千人的第五云雀臉色一黑,好在這個時候已經滲透出來了,完全不用擔心跑路問題了。

“想跑?”然而不等帕爾米羅安心,李條率領的白馬已經從外圍繞了過來,朝著第五云雀沖了過來。

不過這個時候進入鷹旗狀態的第五云雀面對白馬倒也不擔心被克制,純粹比硬素質而已,因而眼見李條沖過來,安德里克直接率領了幾百云雀士卒沖了上去。

帕爾米羅看到這一幕不由得臉色發黑,他完全不明白安德里克的思維模式,這是智障了嗎,這個時候還分兵對敵?

不過也沒有時間罵對方智障了,帕爾米羅黑著臉,讓保護鷹徽的百人隊往前跑,他殿后,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銀藍色的流光從遠處朝著鷹徽射去。

那道銀藍色的輝光在撞到鷹徽的瞬間,鷹徽驟然爆發出無比刺眼的光輝,而那道流光也涌現出近乎恐怖的內氣,刺穿了那刺眼的輝光,射在了鷹徽之上,爆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隨后將箭矢彈開。

“這……”趙云難以置信的看著那根被彈開了的箭矢,那可是真正蘊含著一個破界級的內氣,足夠連山岳打碎的力量,面對那桿鷹徽居然無有任何的效果,不,貌似有效果,鷹徽上出現了裂痕。

“好像在自我修復,這東西與其說是鷹徽,不如說是意志的顯化,只要背后國家尚在,面前士卒還有戰斗的意志,鷹徽根本無法打碎。”趙云看到鷹徽上的裂痕,準備搭弓再來一箭的時候,突然注意裂痕在逐漸復原,不由得面色一沉,瞬間便猜到了這是什么玩意。

【這東西與其說是旗幟,怕更相當于羅馬帝國國運的依托!】趙云面色浮現了一抹震驚,不過想想簡雍帶回來的情報,也瞬間不覺得羅馬鷹徽相當于國運寄托有什么問題。

趙云的箭矢命中第五鷹徽的瞬間,帕爾米羅的心頭提到了嗓子眼,說實話,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全開的鷹旗本身就會自主彈開射向鷹徽的箭矢,在鷹徽的四周有一種看不見的力量保護著鷹徽,至于像這次這樣的事情,帕爾米羅也是第一次見到。

  http://www.fliqze.live/shu/1553/267905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fliqze.live。雅庫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akuw.com
莱万特玛莎拉蒂